忍者ブログ
Blog for ACG.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肥皂党的危机,谁的错?

一眨眼爱生活就只剩最后一话了。从11话开始花田十辉果然不出所料地开始狂爆严肃剧情,之前10话的欢乐气氛一扫而空,而12话更是把矛盾推到了穗乃果要退出,肥皂党面临分崩离析的危机。

由于在11话穗乃果暴走过头身体失调在舞台上倒下直接导致影响Love Live出赛可能性的最重要一场演出的失败,因此当她在12话因ことり留学的事情发飚和失落甚至最后说出要退出校园偶像的话的时候,无论是剧中剧外,似乎都把穗乃果当成了千古罪人,什么渣化黑化的标签全都向她身上贴。然而,导致12话那种结局真的是穗乃果一个人的错?

我不这么认为。

很多人说12话过后穗乃果形象大跌,但我却刚好相反,12话过后才觉得穗乃果是动画中最值得支持的一个。因为,她除了没管理好自己的身体状况导致Live失败外根本就没做错过什么事,12话与其说是她一错再错还不如说是她被其他人逼进了死胡同——这个看上去阳光无畏的16岁少女,其实远没有其他人想象中那么坚强。

下面就让我具体分析一下阳光了整整十话的穗乃果是怎么在两话内被各种外因所压垮,以致说出要放弃做校园偶像的话。

首先得从动画里穗乃果的性格说起。表面上看,穗乃果的性格就是阳光、乐观、粗线条、无畏等各种正面元素的集合体,无论什么情况都能露出笑容,无论什么困难都能直接面对,是个天然的领导者。然而这只是表面那一层,实际上使穗乃果展现这种表层性格的,是深层的“自卑”。自卑并不一定是阴沉和悲观的,还有一种自卑的表现方式是“大度”——不强求、不竞争、以笑脸面对所有困难。这种“阳光式自卑”角色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シュクレ里的みはる。穗乃果虽然没有みはる那么极端,但其实也是同一类型。这从动画里的很多细节都可以表现出来,例如“他力本願”——那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做不来;对队长的位置从不拘泥——因为她根本没觉得自己是当队长的料;善于称赞别人——因为觉得别人都做得比自己好;以笑脸面对问题——不这样做的话就会陷入自责的泥潭……说白了,穗乃果的阳光大部分是“虚张声势”,是一种潜意识的自我保护。动画版穗乃果这种性格其实是非常不抗打击的,她不停地想出新的东西,作出新的行动,是因为要借此来维持自己的自信心。如果在第一话里海未和ことり没有对她伸出手,她肯定会在摔过十几次屁股后放弃当校园偶像的念头。

在11话前,虽然穗乃果是事实上公认的队长,但她本身并没有这种自觉,在她的脑海中依然维持着“大家都是主唱”的想法,因此并没有什么压力,只是高高兴兴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但11话里她提出要加入新歌后绘里的一句“尤其是穗乃果,你可是主唱”使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其他成员对自己的期望。“因为这是我提出来的,所以不加倍努力不行。”抱着这种想法的穗乃果开始了11话里的暴走,而把暴走推至极限的则是排名的变化。第19名,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位置,一不小心就会跌出20名外。正因为在Live前一晚看到另一个组合排名上升直逼身后,使穗乃果产生了“不再努力点就会被超越”的想法,她才会冒雨去练习,从而导致了最坏的结果。而这一切也源自穗乃果深层的自卑。如果她有绘里那种自信,就不会因为队长的自觉而过份地勉强自己。顺便一说,虽然11话的演出令人觉得“穗乃果独断独行”,但其实她和以前一样只是“提出建议”,最后成为现实是源于其他成员对她的信任,是一种“被动独裁”。事实上穗乃果提出的新歌也好新舞步也好,最终也没对其他成员造成什么严重负担,大家都顺利地做到了,如果穗乃果没有倒下,那就是一次成功的领导。

当然仅仅是一次失败并不能对穗乃果造成什么致命打击,这从12话开头也看得出来。明明是演出失败的最大原因,却很高兴地享受着三个布丁的穗乃果看上去似乎有点没神经,但她这种行动的背后支撑点其实是她与探病成员的对话中那句“离正式决定还有时间,我们再办一场Live吧”。这其实是一种逃避,用笑脸去掩盖自责,用补偿去减轻罪恶感。然而绘里的一句“我们8个人已经商量过并且退赛了”彻底封死了穗乃果的退路。不能补偿永远比犯下错误更难受,虽然其他成员的出发点可能是担心穗乃果再次累垮,但事实上瞒着她退赛对穗乃果来说是一记重击,因此我们才会看到一直在笑的穗乃果第一次哭了出来。这种情况可以对比一下第三话,如果不是及时出现了花阳这条后路,那个空无一人的会场就会是穗乃果的最后舞台。

退赛这件事毫无疑问是其他8人的错。退赛和参赛不同,完全没必要赶时间。缪斯退了也不过是把她们后面的组合依次向上提一位罢了,不会对大会造成什么困扰。因此瞒着穗乃果退赛就显得非常莫名其妙。在ちはやふる第一季里也有类似的情况,第一次全国大赛千早由于紧张和责任感在团体赛第一场就倒下了。但与爱生活不同的是歌牌里其他成员并没有就此退赛,而是连千早的份一起努力,最终打进了淘汰赛圈8强——这成为了千早原谅自己的最好台阶。虽然千早在歌牌上的自信与穗乃果在偶像活动上的自卑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但两人的情况其实是很类似的:都是凭兴趣把其他人卷了进来,然后都是因为个人的原因导致了整体的失败。但由于其他成员处理方式的不一样,最终结果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如果说退赛的一击还有救,那ことり留学就是一记完美的补刀。也许有人觉得“不就留个学有啥大不了的至于反应这么激烈么?”嘛にこ也是这么想的。但事实上にこ她们与ことり的关系和穗乃果与ことり的关系完全不一样。具体的不同用例子说明比较快:普通同学生病住院了,出院才告诉你,一般顶多就是吃惊并表示一下关心就完了;但如果是家人生病住院瞒着你,出院才告知,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很生气。穗乃果的激动就是这种原因。

在留学问题上错得最厉害的是ことり。不想给兴奋的穗乃果泼冷水虽然可以理解,但并不能成为把重要问题瞒着亲友的理由,只要站在穗乃果的角度想一下,就很容易明白隐瞒和泼冷水哪个更不应该做。但就像穗乃果因大会而没有注意到ことり在烦恼一样,为了留学而烦恼的ことり也没能考虑穗乃果的心情,于是导致了最坏的结果。12话里ことり对穗乃果哭诉的虽然是事实,但并不是原因。这个问题上ことり其实做得很过分,事前隐瞒,事后卸责——虽然这应该是她无意识造成的客观结果。不过其实让这刀插实了的是海未,在ことり跑掉后那句“她其实很不想去,一直在烦恼着要是先和穗乃果商量的话你会怎么说”——喂喂喂这换个说法不就是“都是因为你没让ことり商量成,所以她要去留学了”么?这事上穗乃果的责任顶多就只是个“迟钝”而已,但12话两人这么一唱一和,就成了“都是穗乃果的错”——至少对穗乃果来说是这样觉得,所以她道歉了。而最应该为事情道歉的ことり却依然在自顾自烦恼中。

就这样连续被插了两刀,后面的展开就很自然了。退路被封死,好朋友也闹翻了,无路可逃的穗乃果开始被深层的自卑感所支配,最终在“9人最后的一场Live”的刺激下负面情绪完全爆发,于是作出了最后的退团宣言。

当然以上只是个人分析,对穗乃果性格的推断也可能是为了把12话统一起来而作出的过分脑补,也许实际情况的确就只是花田十辉为了制造矛盾而扭曲了角色。但不管怎么说,12话里错得最严重的不是穗乃果,而是其他人。正如穗乃果在11话里因过度兴奋而无视周围一样,其他成员在12话里也完全没去考虑过穗乃果的感受。不过看看11话那反语标题,再看看12话的标题,也许就不难理解这应该是花田在向观众说“其实她们还没成为真正的9人组合哦”。希望最终话这9人能真正打破一直以来的圈中圈(虽然组合是9人,但其实到12话为止1年组3人、绘里和希、二年组三人、にこ都是四个互相隔离的小圈子),真正实现μ’s Music Start,而不是第三个反语标题。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プロフィール

HN:
FD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打杂
趣味:
睡觉
自己紹介:
口味古怪的老头一个,观点经常异于常人,好战不好吵。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ブログ内検索

最新CM

[09/15 Kirpichlaf]
[08/18 FXBrokerfes]
[07/21 哑巴]
[02/14 哑巴]
[01/10 Y]

最新記事

(04/17)
(01/09)
(12/31)
(10/04)
(07/03)

カウンター

ブログの評価 ブログレーダー

Copyright ©  -- 一潭清水半盏茶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Photo by Claudia35, hofschlaeger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